026分流

小说:与狼共TXT 作者:缪俊
    026分流。。。。。和马从更衣室出来,到舞台幕布后面等待的时候,日南里菜已经在舞台上说开场白了。

    大概就是介绍一下两边为什么打。

    先说到怪人和战斗员的时候,乔尼他们先登场翻几个跟头,然后日南再引导小朋友们一起喊正义的超人希曼出来惩奸除恶。

    和马在后台等待登场,内心感觉怪怪的。

    别人穿越一年后,身价上亿都是小意思。也不是没有穷的,比如克莱恩,但是人家穿越一年后已经要冲击序列0了,反观和马,连个免许皆传都没有。

    唉,人比人气死人。

    为了不去住集装箱,和马还得抖擞精神打工赚钱。

    这时候舞台外面传来日南里菜的声音:“下面,让我们一起来呼唤正义的英雄希曼吧!”

    小朋友们跟着她一起喊起来。

    听声音来的小朋友还挺多。

    和马大步上台,往观众席那边瞥了眼,结果看见猪股主管就站在观众席最后面,双手在胸前交叉,用审视集市上待宰的猪的眼神看着和马。

    ——怎么着,这是想看自己开的工资值不值这个价?

    和马不想给猪股找到扣钱的理由,当即决定给他表演个厉害的。

    于是他一个箭步前冲,纵身跳起,表演了一个空中劈叉。

    下面小朋友哪儿见过这个啊,立刻欢呼起来。

    可惜这个舞台有点小,和马空中劈叉动作结束落地时已经到了舞台另一侧,和马必须掉头回来才能继续做动作。

    他一转身,就看见了建议他后空翻的那个战斗员,于是就想起后空翻这茬了,当机一个立定,接后空翻。

    他直接翻下了舞台。

    小朋友们又大声呼喊起来。

    和马一落地,暗道:坏了,这下要被扣钱了。

    那可不行,谁也别想从扣我的工资,谁也别想!

    商场的舞台大概有半个人高,穿着沉重的皮套要上去,正常人肯定要仿佛朱自清《背影》里那过铁路去买橘子的老父亲一般蹉跎一番。

    和马嗖的一下跳起来,手抓住舞台边上的铁支架一拉,人就上去了。

    他不但上去了,还飞得比舞台高。

    然后他想,我都这样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舞台效果拉满吧。

    于是他活用了杰克陈系列词条的威力,三两下爬上了舞台顶部挂灯的钢架,站在上面摆了个俯视敌人的POSE。

    因为他站得高,这地方本身又是商场顶部天台,风很大,于是和马皮套上的红围巾就被风吹了起来。

    和马站在钢架上,寻思刚刚这都啥玩意儿,自己一个失误掉下舞台怎么就变成这样了,我有病吧,我是不是最近和内猴呆久了被传染了?

    但是小朋友们开心坏了,一个个拼命鼓掌嗷嗷叫。

    家长们也有几个看起来贼开心——特别是几个男家长,脸上根本写着“卧槽我也想穿上皮套这么玩”。

    不光这些来看表演的,其他在天台上正常休息吃东西的人,这会儿注意力都被集中到和马这边来了。

    因为和马站那位置是真的高,从这个屋顶广场任何地方看过来都能看到那红围巾在飘。

    和马俯瞰着舞台上乔尼扮演的怪人,和三个战斗员,寻思这该怎么收场。

    这时候他听见乔尼嘀咕了一句:“你妈的,为什么?”

    和马在心里回他:我也不知道啊,就顺势而为。

    果然最近自己和美加子呆久了,有点秀逗。

    不管了,老站着也不是个事,说台词然后下去打吧——是的,和马这个角色还有台词,但是是非常老套的变身超级英雄台词。

    而且不用死记硬背,只要在台上的时候说出差不多的台词就行了。

    毕竟这种表演主要的叙事靠的都是旁白——也就是日南里菜。

    和马:“作恶多端的邪恶组织,我要代表月亮消灭你们!”

    说完他就纵身一跳,在空中做出仿佛魂斗罗游戏角色的翻滚动作,落地的时候还摆了《潜龙谍影2》里SNAKE登场的POSE。

    这个打工比想象中要爽啊——和马内心那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欣喜的呐喊道。

    战斗员丙嗷的一声叫,冲上来。

    和马总觉得他是想快点被打倒躺在地上摸鱼。

    于是他随便捶了战斗员丙胸口一下——当然没用力。和马这一身肌肉,用力捶下去普通人根本吃不消。

    战斗员丙立刻发出很应付差事的惨叫,就要往远处滚。

    和马不让他走,直接抓着他腰,把他抱起来当武器砸向另一个冲过来的战斗员。

    ——想躺着就把工资赚了?没那么简单,让我好好发挥你的利用价值!

    另一个战斗员——因为他的皮套上有B字母所以叫他战斗员乙好了——战斗员乙大惊,这舞台剧他演了这么久,没见过把人当武器轮的,震惊过程中就被轮倒在地上。

    和马看战斗员乙倒下了,随手把战斗员丙也扔他旁边。

    这些动作他都很好的掌控了力道,两个人穿着那么厚的皮套应该没啥事。

    剩下一个战斗员甲,一看和马转向他,又看了眼并排躺在地上的两个兄弟,横下一条心抬手给了自己一下——当然也不是真打——然后嗷的一声就倒地上了。

    台下小朋友都乐得不行了,一片哄笑。

    就剩下乔尼扮演的怪人了。

    隔着皮套和马看不到乔尼的表情,不过用猜的都知道他此时一定非常的囧。

    按照剧本,接下来就该乔尼痛殴和马,让和马吃瘪了。

    但是现在和马表现得这么生猛,扮演怪人的乔尼自然压力山大。

    他得表现得比和马更猛才行。

    然而那基本不太可能的,因为和马是大阪的英雄、藤井美加子的驯兽师、鹿儿岛的卡丽熙……

    其实和马的想法很简单,乔尼开始进攻之后,自己象征性的抵抗几下,等到乔尼用出飞踢,自己就在地上表演内马尔滚。

    由于不想白挨一下飞踢,和马准备对方起手了自己就倒地开始滚。

    这样还能显得怪人脚法准。

    和马听见乔尼深吸一口气——自己这不愧是狼的耳朵,隔着这么厚的皮套还能听到吸气声和心跳声。

    然后乔尼大声说:“可恶的超人!竟然敢伤害我的战斗员!我要让你付出代价!”

    虽然台词很烂,但是听得出来乔尼台词功底不错。

    他挥舞着两个钳子一样的手臂向和马冲来。

    和马本来想跟强尼先有来有回的打几下,这时候才发现这货皮套的手决定了他根本没法打出仿佛香港功夫片里的武打动作。

    作为怪人的强尼只能大开大合的攻击。

    这种攻击和马闪起来不要太简单。

    他下意识的就躲了三下,然后才想到自己这里应该被打。

    但是作为一个武者,被这种攻击打到是种耻辱。狘br/>
    “可恶的超人!”乔尼大喊道,“像个泥鳅一样躲来躲去的!烦死了,让你尝尝这个!”

    乔尼说着摆了个POSE,然后皮套上的发光件就开始发光。

    不得不说这个破节目的皮套做得是真好。

    但问题是,和马是个新人,他根本不知道乔尼这招是什么效果。

    台下有个小朋友在喊:“是弗拉明戈光线!”

    ——弗拉明戈光线是什么。狘br/>
    算了,和马决定表现出很痛苦的样子对付一下。

    “额,啊啊啊。 焙吐砗暗。

    乔尼:“桀桀桀,我这弗拉明戈光线,有一百万匹的能量!”

    看来乔尼平时还看过港漫。

    “让我用最后这一击来终结你吧!受死吧,希曼超人!”乔尼摆出要助跑的架势。

    和马不等他助跑,直接往地上一趟,然后开始内马尔滚。一般在假面骑士系列作品里,表演内马尔滚是二骑的责任,和马这个分明是主骑,还是滚了起来。

    乔尼:“我还没踢怎么你就躺下了?”

    “这不显得您腿法准嘛。”躺地上的和马应了句。

    小朋友们一片哄笑。

    日南里菜用旁白强行推进剧情:“超人危在旦夕!他需要我们的力量!让我们一起来呼唤他的名字!来,1、2!”

    下面小朋友一起喊:“希曼!”

    这个时候,剧场这附近早就围了一圈人,很多逛完商场上来天台买点吃喝休息一下的成年人也聚集了过来。

    这全是和马夸张表演的功劳。

    其中不少人也带着起哄的心态,跟着喊起来。

    猪股主管大概这辈子都没想到自己下面这个小项目还能这么引人注目,也很高兴的跟着喊起来。

    和马躺在地上,在寻思自己该怎么起来,是身受重伤但是依然靠着不屈意志站起来好呢,还是一个鲤鱼打挺起来好?

    最后他选择鲤鱼打挺起来,再三两下窜上舞台顶部的钢架,把皮套上的红围巾往后一甩,双手叉腰低头俯视乔尼怪人。

    乔尼抬头看着和马,嘀咕了一句:“你妈的,又来?”

    和马在钢架上摆了个POSE:“正义的英雄,只要世上还有邪恶,就绝不会倒下!受死吧乔尼!”

    说完和马才意识到自己把皮套的“中之人”的艺名给说出来了。

    但是算了,不管了。

    他从钢架上一跃而下,在空中摆出骑士踢的架势——下落骑士踢!

    乔尼:“会死人的。 包br/>
    他一边喊一边往旁边扑倒,躲开了从天而降的一脚。

    和马落地,高举双手摆出了胜利的姿势。

    日南里菜:“就这样,东京的安宁得到了守护,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说完她也上台来,一边鼓掌一边站到和马身边。

    其他皮套演员这个时候也全都站了起来,跟和马站成一排,手拉手谢幕。

    和马右手拉着日南里菜的手,她的手很小,很光滑,而且有点冷。

    台下的小朋友都非常开心,这大概是他们看到的最精彩的英雄舞台剧表演了。

    围观的大朋友们也非常开心,毕竟皮套演员窜上钢架这种事可不是经常能看到。

    猪股主管很开心,剧场评价高了他的评价自然也会水涨船高,说不定还能获得转回总公司的机会。

    回到总公司就有机会用熬工作年限的办法,熬上部长。

    因为观众们很热情,和马等人又鞠了两次躬,这才下台。

    到了后台和马第一时间脱头盔。

    头盔拿下来的瞬间,从皮套领口位置冒出一股白气——大冬天的,湿热的水汽遇到外面冷空气形成这玩意。

    然后冷空气从领口灌入,让和马舒服了不少。

    日南里菜上来握住和马的手:“太棒了!不愧是师傅!你这表演太精彩了!”

    同样刚刚脱下头盔的乔尼疑惑的问:“师傅?这又是什么年轻人中流行的PLAY吗?”

    “不是啦,我在桐生前辈的道场学习剑道啦。”

    战斗员丙用那阴阳怪气的调调揶揄道:“诶,只是学习剑道吗?我看不止吧,还学习了不少生理卫生知识吧?”

    日南里菜皱眉:“只是剑道哟!桐生前辈见多识广了,道场的妹子都比我好看的。”

    战斗员乙点头:“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我记得周刊方春的报道里有说,桐生道场就像将军的大奥一样。”

    “大奥是什么?”战斗员甲疑惑的问。

    “大奥都不知道呢?你不看大河剧吗?”战斗员乙惊讶的问。

    战斗员甲:“不看啊,一定要看吗?”

    “那当然了,那可是NHK拍来巩固我们国民性的东西啊,日本人都要看,不看不是日本人。”

    和马挑了挑眉毛,心想这说辞怎么有点耳熟啊。

    就在这时候,猪股主管急匆匆的赶来,一把推开和马面前的日南里菜,然后握住和马的手:“太好了!你就是我们商场需要的人才!我已经跟商场人事部打过招呼了,你明天就可以入职,到保卫科,平时在保卫科坐班,下午就来表演!”

    和马:“感谢你的好意,但是请允许我拒绝。”

    猪股主管一脸震惊:“为什么。空飧龉ぷ鞲缮弦荒,你就有希望成为正式会社员。 包br/>
    在猪股主管的认知里,“能成为一般会社员”大概是一句魔法之语,只要他说出来,没有人不跪谢他的。

    所以他一副“年轻人你在发什么疯”的表情看着和马。

    和马:“不为什么啊,我还要上课……”

    猪股主管大手一挥,打断了和马的话:“上课有什么用!你看这个人!”

    他指着乔尼。

    “这个人在事务所上了几年的养成课了,结果现在还在养成状态。事务所甚至都取消了他的免费上课资格,现在他去事务所上课要给事务所钱。

    “工作又没有,只能在我这里演个皮套怪人,要不是他打柏青哥很厉害赚了不少钱,他早就连房租都出不起了!

    “演艺圈很难混的,上个班比混演艺圈强多了,你看那些女明星,很多最后都是嫁给一般会社员的!”

    乔尼此时的表情看得出来他非常的难受,猪股主管这一番话,根本就是在他心窝子上插了两刀还撒盐。

    猪股主管完全没意识到这点,或者意识到了,但是根本不在乎。

    和马决定要为强尼出口气,于是他说:“我不混演艺圈啊。”

    “那你要干什么?”猪股主管看了眼日南里菜,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对了,日南好像在个道场学剑道,你难道是经营剑道道场的?那个有什么用啊,除非你能成为剑道名宿,能拿到电视节目的通告的那种,不然你道场根本赚不到钱好吗!”

    和马感觉自己心口上也给插了一刀。

    是的,道场赚不到钱,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这件事了。

    我为了不被妹妹赶去住集装箱,都出来打这种工了。

    猪股误会了和马的表情,他上前一步,肥胖的身体都快贴和马身上了,好在有皮套隔着不至于太恶心。

    “来我这里工作,一年后就转正成一般会社员,之后永远不用担心被解雇,公司管你的下半生。只要好好工作,就能不断的晋升,年限到了我这个主管的位置就是你的!这才是康庄大道啊。”

    和马:“抱歉,我对这条路没兴趣。我是东京大学的在校学生。”

    猪股主管愣住了。

    东京大学的学生毕业之后,甭管什么系的,专业是不是对口,进了公司阶级就比他这个主管高。

    东大的毕业生刚进公司空降到这个商场,就会直接成为他的顶头上司。

    更重要的是,东大的学生和他这种处心积虑都调不回总公司的分店主管不同,东大的学生是不可能在一个分店待很久的,一般都是出来积累经验,积累够了就直接召回总公司。

    而他这样的主管,就算能回到总公司,最后也就升个部长就到头了。

    东大毕业生只要不是太不会做人,几年后就是专务级别了。

    东大学生,用海贼王的体系来形容,就相当于日本的天龙人预备军。

    猪股赶忙松开和马的手,连着退后两步,态度也骤然一变:“东大的天之骄子,来我这演个英雄秀是什么意思?”

    和马心想废话,我缺钱啊。

    但是不等他开口,猪股主管已经自顾自的得出了结论:“哦,我知道了!这就是那个,那个那个!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东大嘛,我懂的!”

    和马反而很意外的看着猪股主管:啥意思。渴歉鋈硕贾蓝笫亲笠沓惭诉拢军br/>
    但是这个年代,这个认知倒也没错,哪怕是后来整个日本社会右转,东大的很多教授也依然坚持左翼立场。

    猪股主管又说:“原来是东大的学生啊,难怪能把节目表演得这么好,难怪难怪。今天的事情就当我没说,我也是好意啊,您别计较。那么,我先走了。”

    说完猪股转身就跑。

    日南里菜在旁边笑道:“前辈你这个东大生的身份,简直就跟水户黄门的腰牌一样好用。我从没见过这么狼狈的猪股主管,前辈你干得好!这个家伙,平时总用色迷迷的眼神看我。”

    和马:“男性看到你,都会色迷迷吧?”

    说着他也瞅了眼日南的胸肌。

    “乱说,前辈你就没有那样看我。”日南里菜抱怨道。

    和马正要回应,注意到乔尼闷着一张脸,眉头紧皱。

    和马扔下日南里菜,上前拍了拍乔尼的肩膀:“别在意那种人的话。”

    “不,他说得对。”乔尼看着和马,“要不是我掌握了几个游戏机厅的柏青哥机的弱点,我现在只怕早就流落街头了。说不定是时候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承认自己是个普通人了。”

    乔尼看着和马,露出一个略显疲态的笑容:“我已经28岁了,再不醒悟,就连去工厂干体力活的机会都不会有。趁现在经济景气,老老实实在东京的工厂干几年攒点钱,回到老家建个差不多的房子,娶个差不多的老婆……”

    和马以为他也要RAP一段差不多先生,但乔尼看了眼日南里菜,笑道:“我本来还想着,将来一定要娶一个日南酱这样带劲的老婆呢。”

    和马看了眼日南,承认她确实很带劲。

    乔尼摇了摇头,把怪人的头盔夹在胳膊下面,向更衣室走去。

    **

    与此同时,福祉科技市场部。

    市场部调查士德安升对市场部副部长说:“这是市面上出现的几款竞品的调查报告。我们追溯了他们的生产商,分析了他们的股权构成。

    “这几个生产竞品的公司,其中最大的一家是南条财团的产业。”

    市场部部长咋舌:“南条财团吗?那不就是和桐生和马有关?消息确定吗?”

    德安升点头:“确定。”

    “明白了,我立刻通知合川法隆先生。”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与狼共TXT,孽TXT下载,孽债txt,沉香TXT,千山暮TXT
版权所有 绿茶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lston.com.cn